|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View
 

15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楊聰榮 Edwin Tsung-Rong Yang 6 years, 1 month ago

應華碩一 潘郁欣

我讀"加拿大原民語言教育"的感想

       在英語快要統一世界,許多語言瀕臨絕種的現況下,我對於弱勢語言的保存議題有一定的興趣。記得老師曾經在課堂上講過關於母語的問題,結果有位同學認為保存這些"不太有用"的母語,根本是徒勞,也無法讓台灣走出國際,引來一陣撻伐,真是有趣。雖然在學術上,保存母語、原住民語是主流,但是在真實社會裡卻完全是相反的情形,所以那位同學說的其實也不無道理,幾個家長會希望送孩子去學母語勝過英語呢?到底保存母語有何用處?

        所謂的語言,其實分為活的語言和死的語言,死的語言是已經沒有人使用的。而活的語言,其本身也有演化的特質,隨時都在改變,例如幾百年前說的"酷"是說人很冷酷無情,現代人說的"酷"是稱讚人不多話幼稚,很特別、率性,未來的"酷"字可能還會變成其他意思。 既然語言本身也是在演化的,那就像生物一樣隨著演化、在弱肉強食中自然生存與淘汰,為何不可?

       我覺得這就像保育動物一樣,保育貓熊是為牠了可愛;保存語言也是為了它的文化價值和優美。這可以是理由之一,但感覺很薄弱。

保育弱勢母語原因二,不會母語會使我們忘記自己的根,無所適從。這不太像理由。因為這沒有考慮到混血兒的背景,尤其是二種以上的混血,要他以哪種母語為主來做學習?另外,英美加澳等等都用英語為官方語言,可也沒因此造成國家貧窮,人民暴動。新加坡的種族問題被政府刻意淡化和掩飾,但民眾仍都很愛國。

        除去這些薄弱的情感因素,我想不如講最現實的因素吧。任何一種生物都有其價值,它的存在保持了生物的多樣性、生物鏈的維持。和生命的維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HtL9jxcXDE

上面是我很喜歡的演說,講者用德國科學家解開DNA序列的實例來提倡語言多樣性, 是的,誰知道哪一種神奇的一藥草秘方不是藏在哪一種文化之中呢?

 


劉子任閱讀蘇家瑩之碩論「一葉台灣:影響多倫多臺裔移民去留之因素」

作者以田野調查之方式進入多倫多北約克(North York)、萬錦(Markham)等知名台灣人社區,發現臺裔移民進入加拿大社群,由於臺灣容許雙重國籍,使得臺裔移民仍保留臺灣護照與臺灣仍關係密切;同時又由於華人移民大量移入多倫多,華人不僅是在華人社區或是中國城,華人與華語已然普遍存在多倫多的各個角落,因此臺裔移民難以將他鄉當成家鄉。

加拿大華埠的特色即在於老僑遷入時多為廣東人,於是廣東語是20世紀初期熟知的華語;華人幫派會社、政治組織早先成立是海外協助孫文先生革命的主要勢力。後至70年代隨著都市更新計畫、移民的職業變化、不同階級的互動,乃逐漸形成由臺灣移民所組成的臺灣人社區,其中尤其是以華裔的跨國企業、華文傳播業等影響華人移民社群為主要的因素。

 


 

黃詩雯 讀〈澳洲台灣移民相關之研究〉

 

              台灣人大量移民澳洲始自80年代,當時台灣中產階級崛起,注重家庭生活品質的人漸增,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及子女的教育而出現了移民潮,台灣的移入國如紐、澳等鼓勵移入政策、移民仲介業的發達,吸引許多家庭選擇移民紐、澳。早期華人為求改善貧求生活性質的移民,如華工或留學生,80年代後的移民其性質有所不同。80~90年代的「亞洲新移民」(New Asian Aimmugrants’)其背景為擁有高教育程度、技術或從商經驗,藉由申請商業或技術移民,移入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的先進國家。台灣的移民人口年齡結構相較全澳洲的平均年齡較年輕。

             澳洲在20世紀前半段採同化政策(白澳政策) 1960年後改以融和為導向的政策,由於1970年代起,移民人口從原來的英國及歐洲國家擴大至亞洲,因此政府政策轉變,於1978年確立多元文化主義的政策方向。1980-90年代,澳洲致力於改變經濟結構,由傳統製造業轉向服務業或知識基礎的工業,需要大量人才,因此1981年起實施商業移民政策,吸引新興工業國家的技術人才與企業團移民。台灣因此政策產生許多移民澳洲的人,這些移民在移民前的身分大多為中產階級,在移民澳洲後,因有足夠的存款,對就業的需求並不迫切,而在求職時,專業技術人員的證照在移入國不承認,又大多不願從事較低階的工作,加上移文化資本如語言、文化及就業市場的缺乏,移民的就業率與中國及香港比起來低很多。有的家庭移民是為了子女的教育及追求更好的生活環境,因此移民的成員僅妻子和子女,父親在台灣工作並往返台、澳,形成「太空人家庭」,也因此產生許多「單棲媽媽」。

             至於在年輕移民方面,依據移民時的年齡及居澳時間長短會影響他們的認同,撇開語言障礙不論,課業的壓力、家庭型態的改變(太空人家庭)與人際關係會影響其回流的意願。然而回流的年輕人也同樣會面臨語言(中文程度高低)、人脈及環境適應的問題。對年輕移民來說,不論是在澳洲還是回流台灣,移民的適應問題都是從外而內,因為適應環境的改變而影響其思想及認同。

 

 


徐智俊 

 

臺灣潮州人

 

92176-3.jpg

 

      臺灣潮州人,是臺灣的一個已經融入其他族群的消失群體(指族群認同而不是人群消失,其族系認同,今日已改認同為閩南人,或客家人),指祖籍為中國廣東省潮汕地區也就是清代的潮州府地區,本屬潮州民系移民來臺的臺灣人先祖(其所用的潮州話也是閩南語的一種分支,但腔調與福建省的泉州府、漳州府有所差異)。

      

      臺灣潮州人最主要的分佈地點,鄰近南台灣六堆客家地區,因為清代台灣歷史上的閩粵不合,所以在清代的台灣,臺灣潮州人所講的潮州話,雖然跟福建省的泉州話、漳州話大同小異,但也會被泉州人、漳州人當成是粵人(從廣東省來的人)的一種而敵視並肇生族群不合。所以在清代的臺灣潮州人,也必須跟同屬粵人的另一族群,也就是客家人,一起互相合作,唇齒相依,以抵抗泉州人與漳州人入侵家園。

      然而,原本在清代的臺灣潮州人因所使用的潮州話,因為與臺灣的泉州人、漳州人的口音腔調頗相近,而後到了日治時代(1895年-1945年間),被日本殖民統治者一起歸類為「福建種族」。所以經過日治五十年,臺灣潮州人族群自我認同也多半轉向泉、漳閩南民系,只有地名上,仍還留下潮州鎮(位於台灣屏東縣),而該鎮至今仍緊臨高雄市、屏東縣的六堆客家鄉鎮。在地理位置上,留下了台灣潮州人與台灣客家人曾經唇齒相依共同保鄉衛土的證據。

除了屏東縣潮州鎮以外,今高屏地區,在六堆外的許多「六堆附堆」莊頭,如八老爺、力社、佳佐、林後、苦瓜寮、四塊厝、崁頂、新莊、九塊厝(位於今九如鄉),上武洛、下武洛(位於今裡港鄉)、手巾寮、楠仙(位於今六龜區)、茄苳(今鹽埔鄉洛陽村)、鹽樹(今高樹鄉鹽樹村)等莊頭中,頗多先祖,原本就講潮州話的臺灣潮州人,所以加入六堆客家聯盟,成了「六堆附堆」莊頭。這些「附堆」,地理位置同樣也和「六堆客家莊」唇齒相依,共同保鄉衛土。但到今日,這些附堆莊頭的台灣潮州人後裔,很多改為認同自己是講台灣閩南語,有些,則改講南四縣腔的台灣六堆客家話。

      早在明代末期,廣東省潮汕地區也是鄭成功家族糧餉和兵員的主要來源地之一,鄭氏攻佔臺灣之後,還從閩粵沿海地區招募移民開發土地。

 

 

 

Comments (1)

bensongtw@... said

at 11:26 am on Jul 20, 2015

15-本松
台北/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主辦之「2010年海外僑教與華文教育國際研討會」,將於6月24至26日在師大圖書館校區教肓大樓202國際會議廳舉行,歡迎踴躍參加。
三天研討會將共發表華文比較教育、華裔教學、台灣僑生教育、各區華教、華文與海外社群等多篇論文,海外各地僑校校長均將參與會議。
此項研討會報名時間至本月18日止,報名費每人600元(學生300元),洽詢電話:02-7734-5829王小姐。
台北/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際與僑教學院應用華語文學系主辦之「華語教與學2010年國際學術研討會」,預定9月23、24日在該校舉行,即日起接受論文投稿。
研討會徵稿主題包括:1.華語研習、2.師資培訓、3.教材教法、4.評量工具、5.職場分析、6.漢語語體、7.語言分析、8.僑教政策、9.族裔認同、10.多元文化、11.數位科技、12.其他華語教與學相關議題。摘要投稿截止日為本月20日,論文全文截稿日為9月3日前。
有意參加研討會者,請於9月15日前至師大進修推廣學院網站(http://www.sce.ntnu.edu.tw),進行網路線上報名。
此研討會屬學術交流性質,不收取任何費用,歡迎共襄盛舉。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